学佛:让我的生命开始醒过来

小时候家里拜神比较多,接触佛法是在2017年,当时因为工作关系,经常出差去各地寺院。一开始真的什么都不懂,有一次在厦门佛事展认识了向阳师兄,然后来到这个道场,才开始接触佛法。师兄让我每周有空就来交流,充充电,我当时也是抱着学习和好奇的态度来的,心想各行各业的人为什么会学佛?佛法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让大家这么精进?手机学佛网用佛珠手串记录学佛每一天

第一次打坐后,听法师开示《心经》,关于空性我听得云里雾里的。结束后,我就上网搜索对空性这个概念的解释,就像打开了一扇智慧的大门,原来还可以用这样的角度和维度去看待这个世界。就这样,慢慢在这个道场里浸染,听了很多法师、师兄们的交流,我也从中受益,越来越了解到佛法是大智慧。但是诵经持咒两三年,也看了一些关于佛学的书,还是感觉自己没入门,没弄懂佛法。

有一天我问法师,凡夫怎么入门?因为我感觉我还没有进去,还是在外面;我很想学,但不知道如何下手?法师就推荐我三本书:《三主要道》《掌中解脱》《广论四家合注》。他说你把这三本书弄懂了,那么所有佛经你都能懂,因为所有佛经都是从不同角度阐述同一个道理。他说你很有福报,这是我二十几年学佛的感悟,你起码可以少走二十年的弯路。

于是我看了《三主要道》,感觉非常好,因为里面都是教我怎么去践行佛法,一字一句在解释,所谓“知其然,还要知其所以然”。所以我看得非常欢喜。但是一个人自修,理解到什么程度是很难把握的;没有人一起修,第一考验毅力,第二考验脑力,所以光第一本书我就看了很久。

后来有一天果岿师兄给我带了济群法师的人生佛教小丛书,一开始我以为是人生佛教的故事,还没深入去看;第二次她把《略论》给我看的时候,我一翻开就放不下来了。我知道,我要学这个,因为济群法师写得太好了,好得让我无话可说,真的是把法义掰碎了喂给我吃。又了解到三级修学的体系和模式,由浅入深,有次第、系统、全面地学习佛法,自修加交流,还有辅导员,那么我每一天都可以踏踏实实在佛法这条路上往前走,不会浪费任何时间。佛法无多子,可以一门深入,目标明确,方法正确,是多么难得才能遇见!

很多学习佛法多年的人都一直找不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,而且这套模式两条腿走路,是自觉觉他,一方面修学佛法开智慧,一方面义工行修慈悲利他,真正能够把佛法落地转化成心行,最终改变生命品质,这才是真正的学佛!学佛并不是为了一个遥远的目标,很多人以为一辈子成不了佛,其实我们本来就是未开悟的佛,我们学习佛法是要把那个真正的“我”找回来。

我感觉这一年我才真正弄懂了,学佛是为了什么。我的生命开始醒过来,我知道这辈子要做什么,要怎么去做,当我找到这个使命后,就找到了生命的原动力。工作、生活、修学、护持道场,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荷担如来家业,为了利益更多众生。

进入三级修学虽然只有五个月,但是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,把我以前学习的全部贯通了。当抓住了主轴后,其他内容都是一点点填充的,但首先中心思想不能偏。很多人一开始看到法义,觉得文字很简单,但文字简单不代表含义简单,能理解得多深刻是取决于我们自己。因为生命的累积不一样,而且知道不代表做得到,能够融会贯通,内化于心,外化于行,才能达到基本的运用。否则法是法,你是你,一对境就起烦恼,学了不入心等于白学。心行的改变需要训练,所以得理解、接受、运用,一步步来修正自己的心。在事上修是成长得最快的,因为尽管法理上通了,但一对境就会暴露自己的贪嗔痴,看到自己的问题所在,才能对症下药去修正自己,否则只看书很难看到自己的问题,反而容易修出一堆我执法执。

在三级修学五个月,比我之前那么长时间成长得还要快,最大的变化,我感觉是心行的改变。所以,我非常感恩导师,感恩三级修学,这么严谨的一套模式让我们在家就可以修学,这辈子能够让生命走向觉醒,真的是不枉此生!

在某种因缘下,今年春节前我有幸接触到了界文法师的“身体扫描法”和“台湾笃行全身扫描音疗法”。两种都是身体扫描法,但侧重点还是有所不同。前者侧重于对身体的感知,以训练将心拉回到当下的能力;后者侧重于与自己身体对话,让心与身发生一种奇妙的联系,最终激发身的能动性。
“感知身体”“与身体对话”,它们都是佛陀时代的产物。“感知身体”属于四念处的身念处,“与身体对话”来源于佛陀对身体内众生的认知。
“感知身体”的核心,是通过对自己身体的感知,将心迅速地拉回到当下。很多时候,人们在追逐事业、金钱、名利和地位时往往会迷失自我,久而久之人的身心就会发生分离,各种心理疾病就是这样产生的。
我就是这样,为了追逐事业可以不惜一切,结果可想而知。在过去的五年内,我曾发生过两次濒死的经历,好似我即将在这个世界消亡。总之,就是头昏,生不如死。
抑郁活在过去,焦虑活在未来,唯有活在当下才是我们需要的。这就是正念。佛陀涅槃前告诉弟子,在他涅槃后要以戒为师,以法而住,这个以法而住就是以“四念处”而住。可见正念在佛法中的地位有多么高,它是修行者必须具备的。
“与身体对话”完全是针对当代人而设计的。因为一直以来,我们都在为事业、家庭、财富、感情而奔波,往往会忽略对自己的爱。与身体对话就很好地克服了爱的对象不清晰的问题。在我第一次做“与身体对话”时,眼泪潸然而下,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忽略了自己身体内众生的存在。为了虚幻的事业,我甚至不断地牺牲它们。它们在呐喊!这个声音甚至响彻云霄,但为什么一直以来我就是听不到呢?总之,我的头昏就是身体内众生痛苦到极点的总爆发。于是,我开始深深地忏悔、忏悔、忏悔!慈悲之心迅速生起!
佛教认为,人体内有八万四千虫。这些虫它们既是独立的个体,又是相互联系的整体。也就是,佛教将人体器官和细胞都视为了众生。现代科技也证明了佛教的观点是正确的。
很多时候,人们无论是头疼脑热还是生其他疾病,我们大都听到的是埋怨与抱怨声。但我们想过没有,我们身体内的这些细胞、器官,它们每天24小时都在不停地为我们工作,它们才是最了不起的!当我们用爱语与它们进行对话的那一刹那,你才会真正感受到它们的存在是多么不容易。此时此刻,慈悲之心就会油然生起。其实,人们身体的病痛,很多时候是因为自己的不良生活习惯所导致的,比如:抽烟、酗酒、熬夜等等。当有这样的思惟之后,忏悔之心也会迅速生起。
忏悔心、惭愧心和慈悲心是修行人应该具有的基本素质。但要养成这样的素质,也不是一蹴而就的,它需要从基础做起。从爱自己做起就是从基础做起。当有了一颗爱自己的心,再推己及人就容易多了。这就是人的本性。修行亦不能离开人的本性。
我坚持做身体扫描,它让我受益匪浅!身体扫描一方面让我回到了当下,多年来存在的心理疾病也逐渐地转好了;另一方面,它也解决了我很长时间不能真正爱自己的问题,从而扫清了我修行中的障碍。真是一举两得!
当然,无论是身体扫描,还是与身体对话,它们都是一种禅修的形式,要彻底解决问题,一方面要树立正见,另一方面也要好好忏除业障。当我懂得这些道理后,我修学更精进了,每天花在修学上的时间几乎增加了一倍。在忏除业障方面,第一是做好定课;第二是每天诵读《地藏经》;第三是发菩提心。为了发好菩提心,我在义工行方面比之前更加积极,在做读书会义工的同时,积极参加临终助念,修学辅导的义工也在做。我发现,临终助念对长养菩提心尤其有作用。当然,即便现在我菩提心的纯度还远远不够,但我在一步一步地努力。因为导师讲了,菩提心有忏除业障和福德增长之功能。总之,菩提心的功效太不可思议了!
其实,将身体器官、细胞等视为众生的观念也会大大帮助人类对治诸多疑难杂症。现代科技也证明,万物都有灵性,如果你身体内的万物——八万四千虫都能很好地为你工作的话,人还能生病吗?
之前,我听过一些如何战胜绝症的报道,他们的经验是病者需要坚强的意志。而真正具备这样素质的人还是少之又少的。用调动体内生命系统潜力的方法——用爱语与身体部位、器官甚至细胞对话,倒是人人都可以尝试的。
老子讲:“以柔弱胜刚强”。与身体对话治疗绝症就是一种很好的以柔弱胜刚强的方法,且人人都容易做好,但前提是要信。佛法是信为能入,智为能度。
此时,我真正明白了,特蕾莎修女常常出没疟疾、埃博拉病等传染病肆虐的穷人区,但她从未被感染的真正原因,是爱,是博爱!当然,她在爱别人的同时,其实也在真正地爱自己。

 

文章欢迎转发,分享,功德无量:手机学佛网 » 学佛:让我的生命开始醒过来

赞 (0) 随喜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随喜,日行一善,功德无量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