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佛:惭愧与忏悔

回首往事,实乃业深障重者也。1983年的我,童真幼稚,懵懂无知。喜欢寺庙的环境,僧人的慈悲。以为母亲吃怀胎素为由,亲近寺庙,亲近出家人。初入门时,未遇明师,曲解佛意。不知何谓归依,更不知三宝是何意,误以为经忏、诵经、念往生咒、超度亡灵、加上勤为佛奴(包括佛堂搞卫生、为常住做事、修建寺庙宇等)便是佛法的全部,更不知僧属一宝。就这样在佛门春秋里,晃过了黄金般的八九个年头。

进入学院后,正如导师所说,因为自己文化低、思想单纯,只知道如饥似渴的学习,面对生涩难懂的法相名词,只有埋头苦干,刻苦身心去读、读、读! 背,背,背! 法师说,读书百遍,其义自现。因为所学内容极其广泛,没有时间读到百遍,自然也不知道其中的含义。

为了考试,我曾经冥思苦读,背过百法明门论,卷面考试得了97分,但我却不知道,这些法相名词所诠释的都是自己的心理状态;学天台、诵华严所学知识面很广,好像这些我都学过,但学来学去,所有的知识都归回书本,能学以致用的实在是寥寥无几。好在当时学院法师、常住老师父们道心坚固、勤念诵、守律仪,亲眼目睹他们的精进,效仿他们的言行。这样几年下来,我依然觉着前途渺茫。因为念佛求往生,自觉信心不足。愿生西方,未免觉得来日方长。持名念佛,又觉得枯涩无味。参禅打坐,昏沉掉举又占据我大量的时光,所以觉得自己不是上根利智者,因此也越学越没感觉。

直到1992年,我的一位同学从五台山下来,她的威仪一下把我震慑住了。正所谓是庄严的仪表,慈悲的心肠。从此发心上五台参学,真乃是好事多磨,一拖再拖,直到2000年,登五台亲近善知识。在那段岁月里,师父要求我们学一点用一点,每天进步一点点。那段时间,我们活动的范围就是法堂、斋堂、殿堂和寮房。简单而充实的四点一线,虽然艰辛却也法喜满满。

2009年年末,因为嫂子往生了,到隆兴寺为她诵经超度,当时老法师请末学留下来带小班,不知天高地厚、不自量力的我,却轻易答应了这一请求。

想来惭愧,十多年来,我是在教学相长吗?我让学生获益了吗?面对学僧的棘手问题时,我该何去何从?学习本课,导师给我们明确指出解决问题的方案:如明确佛教教育的目标是什么——那就是迈向解脱的教育,是成佛作主的教育。一是要重视僧格养成,使学生成为像出家人的出家人。二是令学生对解脱具有信心。三是弘法布教能力的培养。导师说:修行上去了,道心培养起来了,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。可我算是年高腊长,依然是问题多多,未能解决,自顾不暇,怎能顾人,真乃是以盲引盲,甚可怖畏。思及至此,除了惭愧、忏悔之余,当发上心,试着遵循导师的教悔,树立正见,利益自他。

文章欢迎转发,分享,功德无量:手机学佛网 » 学佛:惭愧与忏悔

赞 (5) 随喜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随喜,日行一善,功德无量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