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法:当我看见畜生道

那是一个大雨滂泼的下午,在开车回单位的路上,有一只小猫躺在马路中间隔离带的下方,蹬着腿,但又动弹不得。驶过的车辆,都主动让开。当我开过它身边,转头仔细看了一下,是只黄色的猫。因为是在一个下坡,就下意识地也开走了。

手握方向盘,心却留在那黄色四肢的晃动里,一路想着它怎么了,但也担心影响工作。纠结再三,在前方一个口子,我还是决定掉头。停车,打双闪,没带伞,冲到对面时,它已翻身,蜷缩着。我又跑回来,在车后备箱翻到一件羽绒马甲,把湿漉漉的它裹着,捧到隔离带草坪上。

雨越下越大,心想让它休息会儿。又去车上拿了矿泉水,用瓶盖接一点来喂。它没有动,这时才发现,它的嘴角抹着褐色的血,闭着眼睛,身体急促而轻微地抖动。从没养过动物,一时不知怎么办。我把水放在它旁边,把马甲的边边角角都裹了裹,想着它能暖和些,就离开了。一路上,不禁联想,它会是我某个亲人的投胎么?过世的奶奶,从未见过面的爷爷……

回到单位,还是越想越担心,立马问了朋友,联系到一家宠物救治中心。我在城北,要去城南的中心,挺远的。犹豫后,和同事借了伞,还是决定去救它。

雨愈发大,看不清路。当绿化带草坪上一团模糊的黄色影子又映入眼帘,我下车跑到它身边,发现小家伙往一侧挪了挪,马甲也滑落在脚底下,整个身子躬着,抖。走进蹲下,发现它睁开了眼,我觉得有希望了!但还是不知道怎么抱它,撑伞回去拿了布袋,生怕它伤到了内脏,就把手撑在猫身下,一点点挪进袋子里,告诉它不要怕,现在去医院。它不反抗,只是无力地歪着头。

隐隐中,觉得它将是我今生养的第一只小猫了!女儿知道后,该有多开心。一直嫌麻烦没答应女儿养猫,现在遇到了,也是缘分吧。想到这里,我才发现,自己又在打妄想!我到底是为了救它,还是一心想着好处?

我把它轻轻放在车后座,只想尽快到达宠物急救中心。念了一路三皈依,在心里祈求三宝加持,默默祈白:请让它得救,我会好好照顾它。也转头对它说,坚持住啊,马上就到医院,马上没事了。想着等它治愈,我要加入素食喂养宠物群,带它一起吃素。脑海里,都浮现出了它在一旁乖乖眯着眼,陪我做功课的画面……

到了宠物中心,雨也停了,情况比我想象得糟糕。救治人员告诉我,只能尽力抢救。经过排查,嘴角的伤应该是擦的,而它因为低血糖,又有低烧,比正常动物体温低了2度。而这一切,都是源于饥饿!

工作人员给它一点点地打了葡萄糖,我也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它。它精神好了一点,开始朝我看,直直地朝我看,好像要认出我。那双褐色的瞳孔,让我想到,刚出生的小鸡要认妈妈。它要凑过来,被医生轻轻抱了回去。工作人员说,这是一只很黏人的猫啊!我也才知道,它虽然体型不小,但其实刚成年,才一岁多样子。我越想越心酸,不知它怎么会栽倒在路旁,是饿得没力气上台阶吗?是雨大和妈妈走丢了吗?还是早已独立,却找不到食物,晕倒了?

宠物医生给它打针,喂食,尽力救它,告诉我要到晚上才有结果。我在心里默念三皈依,看着吹风机把它被雨水浸透的毛吹干,回了单位。

下班后,忍不住告诉女儿。她兴奋、激动又担心。隔几秒就跑来问,宠物医院有没有发来微信。吃了饭,正准备过去看它,宠物医院的人传来信息:很遗憾,没能救活它,还是走了。

我不信,我明明很有信心,它一定能救活!匆匆到了宠物中心,我不忍看。它就躺在笼子里,静静地,不再躬着身,而是整个四肢趴在笼子的垫子上。周围是一个个笼子,装着寄养在这的动物,有几只狂吠不止。医生说,体温一直上不去,实在太虚弱,如果早一两天发现它,或许还有希望。女儿说,妈妈,它的眼睛还睁着。我默默蹲在笼子旁,望着它,轻轻念着佛号。医院说第二天会有省城的人来,带去集体火化。

办完手续,哭了一路。我怪自己,我就应该一直在那陪它的。是不是对它救治过度,是不是医生给它打了太多针,而它只是需要休息一下就能活过来。忘不了它看我的眼神,仿佛孩子找到了妈妈。我不想它死。女儿说,妈妈,这一切可不可以重新来过?

似曾相识的一幕,倒回到两年前,也是一个生命的离开,那是我刚怀上三个月的小孩。那一晚,医生告诉我,她已经没有了胎心。在手术室,医生用钳子将她取出来,说可能是个女孩。我痛哭,自责、悔恨、心痛,感觉自己杀了人,没有活下去的勇气。怪自己,为什么只顾着出差,跑来跑去,没有照顾好她。我在病房哭了一夜。隐隐听到爱人在厕所抽泣,一小会儿后,又跟没事人一样出来陪我。在朋友帮助下,一位法师告诉我,她其实还并不能算是我的孩子,因为她还没有出世。今生她和我做母女的缘分未到而已。当我蹲在医院病房外的走廊,人生中,第一次听到有人告诉我什么是因缘,望着雪白坚实的墙壁,我的心却仿佛畅通了。

从此,我踏上了学佛之路。我太渴望能追随真正的智者,去学习人生大智慧。而现在呢?两年后的我,依然无法面对生命的离逝,依旧执著。我不愿它死,依旧痛苦,难以释怀。

同修问,这只猫的出现,是偶然吗?它的到来,是不是在提醒你什么?是啊,这就是三恶道。处在畜生道的众生,是有多悲惨,无法自主!并没有那么多动物,都能投胎做宠物。周围有多少流浪的小猫和小狗能够生存下来?我一直不觉得做动物能有多惨,不信三恶道的痛苦。未来,面对至亲的离世,也或许无常让我下一刻就即将面对自己的死亡,我是否做好了准备?今生能得人身,下辈子会不会转到畜生道?

第二天一早,当车再次驶过那个坡,那一片草地,心里还是隐隐作痛。脑海里,是它看我的眼神,也是它趴在那里无力的身躯。而我还活着,我还有拯救自己,用这个暇满人身改变命运走向的机会!

单位工地上有好几只小狗,看着它们徐徐走来从我身边经过,我仿佛第一次真正看见,畜生道的存在。我救的猫,并不属于我,它是和我今生特别有缘的过客,是我生命中的示现。它和身边的动物,一起警醒我:得人身已经是最大的幸运,不要再在轮回里流浪。

文章欢迎转发,分享,功德无量:手机学佛网 » 佛法:当我看见畜生道

赞 (2) 随喜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随喜,日行一善,功德无量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