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佛:认清生命险境

闻法轨则中,正确的心行是依六种想。分别是于己做病者想,于说法师做医师想,于教法做药物想,于修行做疗病想,于如来做正士想,于正法起久住想。

与己做病者想,极为重要,这是六种想的立足点。这里的病者,是指我们生命处境中的状态。导师说过:不相信生死轮回,生命是没有长度的;不了解心性,生命是没有深度的。无始以来,我在六道轮回里不知流转了多久,就是因为这个贪嗔痴的病而不能解脱。

我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,对此我毫无疑问,死是一定的,死期是不定的,随时都会在我身上发生,而我对生死的解脱还没有把握。自己到三级修学这里学佛就是要获得治疗方案,接受治疗,从不健康的状态中走出来,有能力做自己的主人。

导师说的那幅画面,井里枯藤上吊着的那个人,上面有盗贼在追赶,还有老鼠在啃咬藤蔓,下面有毒蛇猛兽在虎视眈眈,只因藤蔓上面有一个蜂巢,有滴蜂蜜落在唇边,就忘了身处险境。我想,无论是谁,作为一个画外人看了这画面,都会觉得这人处境好危险,为这人还在自得其乐深深为之着急。而这就是生命中我所处在的轮回状况。

反思生活中,作为凡夫只能看到这一丁点蜜,不断试图让蜂蜜流淌得更多些而自得自乐,并乐此不彼地创造不同的欲望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仍在生活的低级层次中轮回,最终无一不被欲望吞噬,掉落到三恶道。

我想看了这幅画的人,不会只有一种想法,认为人总有掉下去的那一天,不要去管它,不要去看上面,不要去看下面,只管先自己舔一天蜜,安乐一天是一天。但生活中,却是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说辞,人总要死的,那个不去管,我只管追求现在的吃喝玩乐。

佛法让我看清楚这样一个本质,生命是不死的,掉下去了,也就会成为底下的毒蛇猛兽一员,那么面对这一生,还会这样不求救吗?周六我去面馆吃一碗素面,有其他客人进来,听到店家在介绍,现在最好吃的是三虾面,虾仁、虾籽、虾脑,再过十多天,雌虾没有虾籽,就没有这种面了。我内心直念阿弥陀佛,每一个虾籽都是一个生命,这一碗面要杀生多少,造多少业。不学佛法以前,我是不知道的,还觉得吃这样的一碗面是档次高、生活好的象征。凡夫大部分人都生活在这样的颠倒妄想之中而不自知。

作为重病患者,找到良医,有了对治方子,那一定是心生尊重,按时吃药,一日三餐从不间断。跟是否是节假日无关,跟在做什么事无关,最重要的就是把药随身携带,按时服药。看到过有些人在旅游吃饭途中,也是随身携带着一把药,或吃饭前或吃饭后开始吃药。因为那是救命的药,知道重要,必不敢忘,想想学院一放假,自己对修学就多多少少开始放逸,我心生惭愧。

做自己的主人,是要生活在客观真实的世界中。凡夫所看到的每一样东西,都是由自己的情绪投射,带着自己的经验跟认知,而非客观的世界。导师以一本装帧精美的书来做比喻,在那个观听时我更加清楚了,我活在遍计所执的世界中,但是我要有觉知,去看到一个客观真实的世界,而非颠倒的世界。这个客观的世界就是无常、因果、业力、轮回,我要去对治,就只有一条道:闻思修,修行落实到心行中,才是最根本的。

学佛有上中下三等境界,下等的研究是追名逐利,中等的研究是为了追求学术的真实,但不与生命相结合,我要追求的是上等的境界,追求真理,解决生命问题,利益一切众生,否则生命是没有出路的。

人身难得,不能陷入对已有人身的一种麻木性状态当中,就如目前现在身体健康,但不能因此而忽视对于健康的关注,不要等到失去才会觉得重要。上一周婆婆住院,切除了胆囊,医生说不能再吃油腻的东西,良好的饮食习惯是平时就应注意的啊,这对我也是一个警醒。医院里人满为患,走廊里也都是病患,我更生起对拥有健康身体的感恩。

人身其实是很不容易得到的,如盲龟钻木,但是因为现在得到了就不会觉得很重要,每天把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事上,真是没有意义。“如俳优人,一向作他人像,与已何干”,无论是看戏,还是演戏,其实跟自己的人生,是没有任何实际作用的,思维明白了这个道理,就不会再想着去追剧,手机刷屏,因为那其实对自己的人生没有意义。

我要把佛菩萨作为观想的对象,这是一种高明的修法,因为忆念什么就会成为什么,忆念佛菩萨的伟大,忆念观音菩萨的慈悲,忆念文殊菩萨的智慧,作为自己的模拟对象,自己的心行就会提升。

学习佛法是修行,修行的前提是做重病患者观想,印光法师在墙壁上写一个大大的死字来警醒自己,我要时时忆念那吊在井里的人处境危险的那幅画,要一日三餐地服药,早晨定课,晚上自修,中午也要加强闻思,只问自己对生死能否把握,如果不能,就唯有亲近善知识,听闻正法,如理作意,法随法行。总之,珍惜暇满人生,努力做自己的主人。

文章欢迎转发,分享,功德无量:手机学佛网 » 学佛:认清生命险境

赞 (0) 随喜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随喜,日行一善,功德无量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