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辑尊宿警策

黄龙死心新禅师小参

诸上座!人身难得,佛法难闻,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向何生度此身?诸位要参禅么?须要放下著。放下个什么?放下个四大五蕴,放下无量劫来许多业识,向自己脚跟下推穷,看是什么道理?推来推去,忽然心华发明,照十方刹,可谓得之于心,应之于手,便能变大地作黄金,搅长河为酥酪,岂不畅快平生!莫只管在册子上,念言念语,讨道讨禅,禅道不在册子上,纵饶念得一大藏教,诸子百家,也只是闲言语,临死之时,总用不着。

莲池大师评曰:“不可见恁么说,便谤经毁法,盖此语为着文字而不修行者戒也,非为不识一丁者说也。”

东山演禅师徒行脚训

须将生死二字,贴在额头上,讨取个分晓。如只随群作队,打哄过日,他时阎王老子打算饭钱,莫道我不曾说与你来。若是做功夫,须时时检点、刻刻提撕,哪里是得力处、哪里是不得力处,哪里是打失处、哪里是不打失处。有一等人,才上蒲团,便打瞌睡,及至醒来,胡思乱想;才下蒲团,便说杂话,如此办道,直至弥勒下生,也未得入手。须是勇猛精进,提个话头,昼参夜参……定有到家时节。

佛迹颐庵真禅师普说

信有十分,疑有十分;疑有十分,悟有十分。可将平生所见所闻,恶知恶解,奇言妙句,禅道佛法,贡高我慢等心,彻底倾泻。可就未明了的公案上,立定脚跟,竖起脊梁,无分昼夜地参去,直得东西不辨,南北不分,如有气的死人相似……忽然打破髑髅,原来不从他得,那时岂不庆快平生者哉?

天目高峰妙禅师示众

但自坚凝正念,以悟为则。当此之时,有八万四千魔军,在汝六根门头伺候,一切奇异善恶等事,随汝心现。汝若瞥起毫厘着心,便堕他圈套,被他作主,受他指挥,口说魔话,身行魔事;般若正因,从兹永绝;菩提种子,不复生芽。但莫起心,如个守尸鬼子,守来守去,疑团子歘然爆地一声,管教你惊天动地!

毒峰禅师偈

沉沉寂寂绝施为,触着无端吼似雷;

动地一声消息尽,髑髅粉碎梦初回。

师在淯溪进关,不设卧榻,惟置一凳,以悟为则。一夕昏睡,不觉夜半,乃去凳昼夜立行,久又倚壁睡去,从此誓不傍壁,辽空而行,不意身力疲劳,睡魔愈重。常号泣佛前,百计逼拶,遂得功夫日进。一日闻钟声,忽不自由,乃说上偈。

目中峰本禅师示众

看话头,做工夫,最是立脚稳当,悟处亲切。纵此生不悟,但信心不退,不隔一生两生,更无不获开悟者。或三十年二十年,未即开悟,不须别求方便,但心不异缘,意绝诸妄,孜孜不舍,只向所参话头上,立定脚跟,拼取生与同生,死与同死,谁管三生五生,十生百生,若不彻悟,决定不休。有此正因,不患大事不了明也。

天如则禅师普说

生不知来处谓生大,死不知去处谓死大……若论生死业根,即今一念随声逐色,使你七颠八倒者便是。由是佛祖运大慈悲,或教汝参禅,或教汝念佛,令汝扫除妄念,认取本来面目,做个洒洒落落的大解脱汉。而今不获灵验者,有三种病:第一,不遇真善知识指示。第二,不能痛将生死大事为念,悠悠漾漾,不觉打在无事甲里。第三,不能将世间虚名浮利放下,境风扇动,和身吹倒,杂念纷飞,无处下手。当信祖师一句话头,如铁扫帚一般。转扫转多,转多转扫,扫不得,拼命扫,忽然扫破太虚空,万别千差一贯通。诸禅德!努力今生须了却,莫教永劫受余殃。

仰山古梅友禅师示众

须发勇猛心、立决定志,将平生悟得的、学得的一切佛法,四六文章,语言三昧,一扫扫向大海洋里,更莫举著。把八万四千微细念头,一坐坐断。却将本参话头,一提提起,疑来疑去,拶来拶去,凝定身心,讨个分晓,以悟为则。不可向公案上卜度,经书上寻觅,直须卒地断,爆地折,乃始到家。若是话头提不起,连举三遍,便觉有力。若身力疲倦,心识怉懆,却轻轻下地,打一转,再上蒲团,将本参话头如前挨拶。如才上蒲团,便打瞌睡,开得眼来,胡思乱想,转身下地,三三两两,交头接耳,大语细话,记取一肚皮语录经书,逞能舌辩,如此用心,腊月三十日到来,从用不着。

古拙禅师示众

诸大德!何不起大精进,对三宝前,深发重愿!若生死不明,祖关不透,誓不下山……切莫这边经冬,那边过夏,今日前进,明日后退,久久摸索不着,便道般若无灵验,却向外边记着一肚如臭糟瓶相似的公案典章,闻者未免恶心呕吐,直到弥勒下生,有何干涉?苦哉!

般若和尚示众

有等人,才做工夫,心地清净,但见境物现前,便成四句禅语,将谓是大了当人,口快舌便,误了一生,三寸气消,将何保任?佛子若欲出离,参须真参,悟须实悟。

楚山琦禅师解制

诸大德!九十日中,还曾证悟也无?如其未悟,则此一冬又是虚丧了也。若是本色道流,以十方法界为个圆觉期,莫论长期短期,百日千日,结制解制,但以举起话头为始。若一年不悟参一年,十年不悟参

十年,二十年不悟参二十年,尽平生不悟,决定不移此志,直须要见个真实究竟处,方是放参之日也。

天奇和尚示众

汝等从今发决定心,昼三夜三,举定本参,看他是个什么道理,务要讨个分晓,日久岁深,不拣昏沉;昏沉自退,不除散乱;散乱自绝,纯一无杂;心念不生,忽然会得;如夜而醒,复看从前,俱是虚妄,识得当体,本来现成。

古音琴禅师示众

坐中所见善恶境界,皆由坐中不起观察,不正思惟。但只瞑目静坐,心不精彩,意顺境流,半梦半醒,或贪着静境为乐,致见种种境界。夫正做功夫者,当睡便睡,一觉醒来,便抖擞精神,咬住牙关,捏紧拳头,直看话头落在何处,切莫随昏随沉,丝毫外境不可睬着。

鹅湖大义禅师垂诫

莫只忘形与死心,此个难医病最深;

直须提起吹毛剑,要剖西来第一义。

瞎却眼兮剔起眉,反复看渠渠是谁?

若人静坐不用功,何年及第悟心空?

赵州谂禅师示众

汝但究理,坐看三二十年,若不会,截老僧头去!老僧四十年不杂用心,除二时粥饭是杂用心处。

铁山瑷禅师公案

铁山从前参高峰妙时,功夫已能成片,后参雪严和尚,岩上堂云:“兄弟家久在蒲团瞌睡,须下地走一遭,冷水盥面,洗开两眼,再上蒲团竖起脊梁,单提话头,如是用功,七日决定悟去。此是山僧四十年前之事。”(后又云)“绍隆佛祖向上事,脑后依然欠一槌。”铁山不明此意,从此便参“如何欠一槌”。后来到蒙山处,仍不识这个“欠”字在何处,继续参此公案。后来时时有悟入,步步有剥落,及至愈剥愈光,越剥越明……一日定中,忽然触着这个“欠”字,身心豁然,彻骨彻髓……忍禁不住,跳下地来,擒住蒙山云:“我还欠个什么在?”蒙山接连打他三掌,铁山顶礼三拜。蒙山说:“铁山这一着子,几年来,今日方了。”

彻庸禅师说

“上前一步,不如退后一步;上前一步死,退后一步亡;只如不进不退,未免死水里浸杀。诸仁者!作么生,是出身之路?”

赵州谂禅师示众

汝但究理,坐看三二十年,若不会,截老僧头去!老僧四十年不杂用心,除二时粥饭是杂用心处。

铁山瑷禅师公案

铁山从前参高峰妙时,功夫已能成片,后参雪严和尚,岩上堂云:“兄弟家久在蒲团瞌睡,须下地走一遭,冷水盥面,洗开两眼,再上蒲团竖起脊梁,单提话头,如是用功,七日决定悟去。此是山僧四十年前之事。”(后又云)“绍隆佛祖向上事,脑后依然欠一槌。”铁山不明此意,从此便参“如何欠一槌”。后来到蒙山处,仍不识这个“欠”字在何处,继续参此公案。后来时时有悟入,步步有剥落,及至愈剥愈光,越剥越明……一日定中,忽然触着这个“欠”字,身心豁然,彻骨彻髓……忍禁不住,跳下地来,擒住蒙山云:“我还欠个什么在?”蒙山接连打他三掌,铁山顶礼三拜。蒙山说:“铁山这一着子,几年来,今日方了。”

彻庸禅师说

“上前一步,不如退后一步;上前一步死,退后一步亡;只如不进不退,未免死水里浸杀。诸仁者!作么生,是出身之路?”

古人在用功处说

“前面有虎,后面有狼,左是深潭,右为悬崖。行人至此,看如何透得此关?”

文章欢迎转发,分享,功德无量:手机学佛网 » 敬辑尊宿警策

赞 (4) 随喜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随喜,日行一善,功德无量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