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佛教的立脚点和基本教义

第一节

佛教的立脚点

人生苦痛多快乐少

佛教的立脚点在于人生的多苦观。人们在世间,匆匆然度过一生,寿命极长的,也难得超过百年,短的就不过几十年,极短的不过几岁就夭折了,甚至于一出母胎就死了。不论寿长寿短,倘若将人们从生到死的几十年中经过的日子全部加起来,那么是快乐的日子多呢?还是苦痛的日子多?回头一想,任何人也能回答这个问题,他们必定要说:苦恼的日子,总比快乐的日子多。是的,这就是人生的多苦观。不提起也就罢了,一提起来,是人人都能觉得到的。

宗教大都是解决人生问题的

痴愚的人,糊里糊涂虚度一生,一切不去管他,倒也没有什么问题。至于稍微聪明的人,就要对这个人生问题起怀疑。怀疑什么?就是人为什么要生在世间?既然生在世间,为什么要受这种苦恼?这问题真不容易解决,凡是宗教,大都为解决这个问题而起的。有的说是世界最初的人不听上帝的话,所以有罪恶苦恼;有的说是人们做事违背天意,所以要受难。但这是不彻底的解决,有知识的人是决不肯相信他的话的。

生老病死

人们的苦恼,实际的情状,究竟是怎么样?大概不外乎生、老、病、死四大段,如今且逐段来研究一下:

(1)生苦。骤然看来,生活是很快乐的,怎么一出母胎就苦起来呢?这是我们素来不明白的,一经说穿,就的的确确是苦的了。试想母亲肚里怀胎,胎盘是极其窄狭的,胎儿蜷曲在中间,起初就要受尽压迫的痛苦,渐渐长大,压迫的痛苦也随着增加。母亲喝热汤时候,犹如沸水浇身;喝冷水的时候,犹如寒冰着体。并且逼近肠脏膀胱,胎儿是饱尝脓血尿屎的臭秽,不过自己不能说罢了,这是受胎时的苦楚。至于出胎时候,突然离开温暖的母腹,触着周围极冷的空气,所以胎儿必定要大叫大哭。他的柔嫩皮肤,要拿衣物去包裹,就和尖锐东西来锥刺他一样的痛。这时婴儿虽不会说,却已经能哭叫了,这明明是出胎时的苦楚。出生以后,在世做人,境遇是有穷有富,地位是有高有低,相貌是有美有丑。种种环境,都是惹起苦的根源,总名叫做生苦。

(2)老苦。人生从幼年到壮年到老年,光阴如箭,一去不回,看看是精力强盛的青年,曾几何时,已入衰老的境界了。《楞严经》(卷二)里描写波斯匿王自伤衰老的一段文字最能叫人惊心动魄,今把它录在下面:“我昔孩孺,肤腠(音凑)润泽,年至长成,血气充满,而今颓龄,迫于衰耄。形色枯悴,精神昏昧,发白面皱,逮将不久……变化密移,我诚不觉,寒暑迁流,渐至于此。”老景催人,就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慢慢地逼上来,真是无可奈何的事。这叫做老苦。

(3)病苦。世间不论何人,有了这个肉体就总是免不了病痛的。任凭你身体如何强健,病魔一来,就要叫你呻吟痛楚,卧床不起。至于体弱多病的人,更不必说了。病的种类虽多,但最大的原因,总在身心两方面的不调和,如身体受寒暑,就不能让血液循环流畅。心中有烦恼悲哀,也能影响到血液,叫它停滞,到这时候,病魔就乘虚攻入了。讲究卫生的人,病痛就相对少些,然而总没有一世不生病的。这叫做病苦。

(4)死苦。提到死字,是人们最害怕的,然而尽管害怕,谁也不能跳出死的关头。最有幸福的,是享得到高年,寿尽而死;其余或是因病而死,或是遭刑戮、水、火、刀、兵而死,死路虽不是一条,归根结底,终是一死。死期将到,这一苦非同小可,就叫做死苦。

除以上四苦外,人们的苦痛尚多,说也说不尽,姑且不赘。今要问究竟有没有避苦得乐的方法?那么可爽爽快快回答道:有的。佛教的大目的,就是解决这个生死大问题,这问题若能解决,一切的苦,就没有了。要知道佛家如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,应看下文所讲的教法。

第二节

佛家的教法

自造因自受果

释迦在菩提树底下,静坐思惟的结果,彻底明白人生多苦的原因,完全是人们自己造业自己得果,和上帝并没有相干。我们这个躯壳,就是过去世自己造作的苦因,今世结成的苦果。根本上既然是个苦果,无怪乎生、老、病、死的苦痛,没有法子可以避免了。然而人们不晓得这个道理,今世又造下许多苦因,未来世又要结成苦果。所以生生死死,都是因果的连属关系,听其自然,是永没有了期的。释迦所成的道,就是解脱生死的法门,这法门就是断除生死的连锁,达到不生不灭的涅槃境界。详细说来,有四谛、十二因缘、六度三种的教法。

四谛

什么叫做“四谛”呢?“四谛”是苦、集、灭、道。“谛”字是审察的意思,是说审察这四种道理,实实在在,是丝毫不虚的。世间一切都是苦,就是无意识的大地山河,也时时刻刻在那里变坏,如陵谷变迁,是我们知道的。至于有生命的人们,身心两方面的变坏,以及环境的压迫,最显明的生老病死苦痛,上文已经说过了。所以我们一举一动,没有一处不受因果支配的,观察这等道理,实在不虚,就叫苦谛。

既然知道这苦果,就要研究结成这果的原因。这原因是什么?就是过去世的惑和业。什么叫惑?惑就是烦恼,分别说来,就是贪、嗔、痴。人们对于饮食、男女、名利,没有不贪的;然而虽有贪欲,未必尽如我们的意,有求便得,遇到求不得的时候,就要发嗔了,这嗔怒最足以害事的。切实说来,所以要贪要嗔,无非是不了解我身我心以及世界都是变幻无常的。迷误了这个真理,自己去找寻烦恼,这不是十分的愚痴吗!这就是痴。贪、嗔、痴三种是人们一出生就带来的,所以叫根本烦恼,也叫三毒,也叫做惑。这惑不除,就要发现在身、口、意方面而造成三业。譬如人们为贪得财货,最初必先起意,叫做意业;起意取这财货,就要进行,或出之于口,向人请求,叫做口业;出口请求,尚得不到手,更要用别种方法,甚至用不正当的手段去偷盗,叫做身业。这是单就恶业而言。其实从身、口、意方面发现的善事,也叫做业。然而没有贪、嗔、痴的三毒来帮助它,这身、口、意三业,是不会自己发动的。聚集这种惑和业,就是造成今世苦果的原因。观察这种道理,实在不虚,就是集谛。

明白了惑和业集成苦果的道理,就要想法灭却这种苦痛,进入究竟安稳的涅槃境界。观察这种境界,真实不虚,就是灭谛。要到达这涅槃境界,必须修道方可。道有几种,也叫做八正道:一、正见,二、正思惟,三、正语,四、正业,五、正命,六、正精进,七、正念,八、正定。

确实见到四谛的真理,就是正见;思量推求四谛的真理,就是正思惟;一切妄言恶语,不出于口,就是正语;离开杀生、偷盗、邪淫等恶,就是正业;人们必求生活,以养他的命,然应该做正当的职业,不宜用邪术骗取金钱,就是正命;既知修道,不可懒惰,必须勉励努力,向前进行,就是正精进;不论行、住、坐、卧,念兹在兹,常注意在正道,不起邪念,就是正念;修道最紧要的功夫,要入禅定,就是正定。观察这种修道功夫,真实不虚,就是道谛。

佛弟子中间有亲自听见佛说四谛的道理,修行成就的人,就叫声闻。声闻修成的果,叫做阿罗汉。“阿罗汉”是梵音,“阿”字译为不,“罗汉”译为生,是说他修成这果,永不再生这恶浊世界。

十二因缘

什么叫十二因缘呢?如今拿因缘的意义先弄明白,再来研究这十二个名词。原来释迦在成道时候,静坐思惟,所得到的最精最确的道理,就是宇宙间不论有生命和无生命的东西,都是内因外缘,凑合成功,并没有上帝在后面做主宰。这些东西的本身,也没有永久不变的我体,无非是因缘凑合就生,因缘分散就灭,生生灭灭,相续无穷,就是宇宙万有的总相。我们随便举件东西来说都可证明因缘的理,如饮茶的茶杯,怎样做成的?就是泥土做它的因,人工、水、火做它的缘,因缘一朝凑合,就做成茶杯。倘若有因没有缘,或有缘没有因,这茶杯是永久做不成的。茶杯用久了,或一朝失手坠地,就因缘分散而归于破灭。不论什么东西,都可用这因缘的方式去解释。无生命的东西,固然如此,就是有生命的人们,也是因缘凑合成功的。

这十二因缘,就是拿人们从投入母胎以至出生到老死,分作十二段去观察,也可说是佛家的人生观。也就是将苦集二谛详细说个明白。这十二个名词是什么?列在下面:

(1)无明,(2)行,(3)识,(4)名色,(5)六入,(6)触,(7)受,(8)爱,(9)取,(10)有,(11)生,(12)老死。

无明,是不明白真理,就是痴,也叫做惑。

行,是身、口、意三方面的造作,有时做善事,有时做恶事,有时做不善不恶的事,也叫做业。上文说集谛时候,不是曾提及过去世的惑和业是造成今世苦果的原因吗?可知无明和行,是拿集谛分开详说,是人们过去世所造的二因。

识,是心上的分别作用,凡是有生命的人,他的肉体尽管死灭,他的心识却是不灭,又会去投胎的。拿现在通行的话来讲,这心识仿佛是像灵魂,灵魂被过去世的惑业所驱迫,碰到父母交合时候,就会去投胎。所以人们是识为因,父母为缘,因缘凑合而成人的。

名色二字,名就是指心说,色就是指身说。为什么不叫身心,要另起这名色的名词呢?是因为投胎以后,精神和物质慢慢地结合,长成胎儿。这时心识既极其暗昧,形体也没有完全,所以不叫身心,叫做名色,就是身心没有完全时的称呼。

六入,就是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的六根。人们眼能看见色彩,耳能听见声音,鼻能嗅着香臭,舌能尝着滋味,身体能觉得痛痒等感触,心意能思想一切事事物物,这叫做六根。胎儿在母腹中几个月,慢慢地长成这六根,稍微能够有点感入,但是作用并没有完全,所以另起个名词,叫做六入。

触,就是感觉,是指出胎以后至两三岁的婴儿,能接触外境,起极简单的知觉,不能分别孰是苦孰是乐,并不起爱憎的感情,所以单叫做触。

受,是指四五岁至十四五岁时候,心识逐渐发达,能领受环境,起饮食玩具等希望,遇顺境就晓得快乐,遇逆境就晓得苦痛,随时起爱憎的感情,所以叫做受。

从识至受共五段,是拿苦谛来分别详说,是人们现在世所结的五果。

爱,是十六七岁时候,贪恋财货女色,生种种的欲望,贪恋不已,执著在心,不肯放舍,所以叫做爱。

取,比爱更进一步,是成人以后,贪爱的心增长,必定取得到手,方能满他的欲望,于是广造身、口、意三业,这叫做取。

有,是现在世既然造业,必定又有将来的苦果,所以叫做有。

爱和取是现在世的惑,有是现在世的业,和过去世的无明、行,是一样的,也是拿集谛来分别详说,这是现在世所造的三因。

生,是说既有现在世所造的因,那么未来世又免不了要去投胎的,这叫做生。

老死是说未来世既然投胎受生,又免不了要死灭的,这叫老死。

生和老死,也是拿苦谛来分别详说,这是未来世的两果。

这十二因缘,通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三世。从过去的两因,生现在的五果;又从现在的三因生未来的两果;我们生生死死,轮转不已,叫做轮回,根本不外乎惑和业为因,造成生死的苦果。释迦说明这等人生观,真能抉出生死的大原,不是他种宗教所能及得到的。这十二因缘,就是详细说明苦集二谛,看上文便可明白。人的一生,无非是内因外缘凑合而生,了无实实在在的我。这因缘的最初一念,是无明。可知若能灭除无名,其余的缘也必随之而灭,这生死的连锁,不怕它不断了,就是灭谛。既知道无明可灭,必须用实的智慧观察这十二因缘,努力修道,方可灭除无明,了脱生死达到涅槃,就是道谛。

佛弟子中间,有比声闻聪明的人,不必亲听佛说,独自观察十二因缘的理,也能修行成功的,这叫做缘觉。他修成的果,叫做辟支佛。“辟支”是梵音,旧译为因缘,新译为独,“佛”是觉义。辟支佛,就是缘觉,也就是独觉。

六度

什么叫做六度呢?六度的梵音叫“六波罗密”,“波罗”二字译为彼岸,“密”字译为到。是说修这六种法门,可从生死大海的此岸,度到涅槃的彼岸,所以叫做六度。六度的名词如下:

(1)布施,(2)持戒,(3)忍辱,(4)精进,(5)禅定,(6)般若。

这六度是菩萨所修的,菩萨的梵语,是“菩提萨埵”(音朵)。“菩提”是智慧,“萨埵”是众生。是说他拿智慧去上求佛道,拿慈悲来下救众生,简单称呼,就叫菩萨。前面声闻、缘觉两种人,只晓得度自己,不晓得度众生,局量狭小,所以叫小乘。菩萨修行,看众生和自己一样,要先度众生,后度自己,局量广大,所以叫大乘。

正惟菩萨的修行,不单为自己,所以第一就是布施。布施有两种:一是财施,是拿衣服饮食等和生活所需要的一切东西,随着自己力量,施送于他人;二是法施,是拿自己从诸佛及善友处听得的法门,以清净的心肠,转为他人详说,并不希望报酬的。这两种总叫布施。

其次是持戒。持戒是防止身、口、意的恶业的。戒的根本有五种:不杀、不盗、不淫、不妄语、不饮酒。

次是忍辱。忍辱有二种:一是生忍,是菩萨对于同类的人而发的。如有人对他恭敬供养的时候,菩萨丝毫不生骄怠心;有人对他嗔骂打害的时候,菩萨丝毫不生怨恨心;二是法忍,是菩萨对于不同类的自然大法而发的。如遇着大冷、大热、大风、大雨的时候,又如遇饥饿口渴的时候,平常的人必定要苦恼忧愁,不能忍耐,菩萨就能安然忍受,丝毫不起烦恼,这两种总叫忍辱。

次是精进。精进有二种:一是身精进,勤修善法,或礼拜,或诵经,或对人讲说,无论什么时候,自身一点不肯懈惰;二是心精进,勤行善道,心心相续,自心一点不敢放逸。这两种总叫精进。

次是禅定。禅定是扫除一切妄念,专心注定一个正念,这是佛家最重要的功夫。

最后是般若。“般若”是梵语,译为智慧,这智慧是在禅定功夫很深时候才发生的。通晓一切诸法(佛经中凡一切事事物物,均称为法)叫做智,断惑证理叫做慧,决不是平常所说的聪明智慧可比,所以独用“般若”的译名,叫人知道佛家所说智慧和平常智慧,大有分别。

这六度就是四谛中的道谛,不过是更加积极的利他善行,和声闻、缘觉,只晓得自利的,广狭不同罢了。佛弟子中间,修这六度得到大涅槃果的,就叫菩萨。

【问题】

一、佛教的立脚点在什么地方?

二、生、老、病、死的苦痛,有解除的方法么?

三、因果是谁造谁受?

四、怎样叫声闻?

五、怎样叫缘觉?

六、菩萨是怎样修成的?

文章欢迎转发,分享,功德无量:手机学佛网 » 第四章 佛教的立脚点和基本教义

赞 (1) 随喜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随喜,日行一善,功德无量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